是夜沦找到的……”现在他更加相信晨曦是个天使了

 行业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01:53
长长的白色长廊上只有来来往往的脚步声,所以感觉还是那么安静。看着手里的病历卡,晨曦有想要苦笑的冲动,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,她居然有一天也要走进医院的大门。这或许也是一种作为人类的修行吧。就像普通人一样,经历生老病死。她已经错过了出生时的阵痛,所以其他应该要比别人经历的更多才是。“晨曦小姐?”穿着白色制服的护士走到她面前,轻轻叫着微微出神的她。晨曦抬起头,“医生请你进去一下。”晨曦微笑着点了点头,“好的。”仅仅进去办公室半个小时后,晨曦便从里面出来了。她拿着厚厚的一叠文件,慢慢地向医院的出口走去。路过楼梯口的时候,晨曦不经意地在穿衣镜里瞥见了自己的身影,这让她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。一直都没有变化的容颜,现在看来显得愈加苍白了些,已经没有从前的红润。那个她曾经在天界的泉眼里看到过的形象,现在,已经没有了。突然间她猛烈地咳嗽起来,一边路过的病人也忍不住投来了些关切的目光。是呵,她果然要比别人经历更多的病痛呢。晨曦这样想到,看了看诊断书上的诊断结果:肺癌中期。办公室里医生的话犹如就在耳边。晨曦小姐你以前似乎一直生活在空气环境特别好的地方,所以呼吸系统特别脆弱,而现在城市空气污染严重,所以我建议你或者住院治疗,或者……可以回到你先前居住的地方。当然这两者都是有风险的,晨曦小姐你一定要好好考虑。先前她微笑着告诉医生她一定会慎重考虑看看,但是她永远都无法告诉他,她得到这病痛的真正原因。多可笑,她已经失去了天使的资格,却还保留着天使的身体构造,过去的一切就像烙印一样会永远跟随着她,这或许就是她应得结果。因为她曾那么任性地想要扭转一个人的命运。又是一阵咳嗽,胸口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脑子益发清晰了起来,一片空白的脑海里,突然出现了一张可怜兮兮,皱在一起的脸。如果自己不行了的话,那个家伙怎么办呢?连晨曦自己都没有想到,在这样的时刻,她想起的居然是那个突然从天而降,非常麻烦的笨天使。总觉得他就和昊日一样,是叫人无法丢下不管的人呢。晨曦苦笑着摇了摇头,不禁嘲笑自己的健忘。他是个天使啊,而且,夜沦已经来找他了,不是吗?所以,他应该很快就要回去了。回到她已经再也触不到的地方去了。晨曦扶着墙壁慢慢走出了医院,在路边的长凳上坐下,抬起头看向远方的风景,恰好有风吹过,扬起那些细细的草丝,轻轻拂过了她的脸颊……钥匙才刚插进锁眼,门就自动开了,跟着是个异常欣喜的声音,“晨曦你回来了。”她低着头,收好钥匙走进屋里,没有看他一眼,“你还没走吗?”寒硝在一边似乎没听到她的问话,只是边挠着睡的乱七八糟的银发边微笑,龙虎棋牌游戏APP最新版下载“我早上起来没有看到晨曦你, 奥迪棋牌龙虎斗官网我还以为你一声不响的就搬走了, 奥迪棋牌城游戏大厅不过我有看到晨曦你做的早餐……”晨曦换好了拖鞋, 奥迪棋牌龙虎斗下载抬起头看着他。寒硝露出了招牌的特大号傻笑,“我有全部吃光,一滴牛奶都没有剩。”晨曦似乎对他的笑容一点都不感冒,目光只是在他的身上淡淡地扫了一圈,随即定格在他的头顶上方,“你的天使光环已经找到了……”果然,夜沦很快就要带他回去了。“是啊,是夜沦找到的……”现在他更加相信晨曦是个天使了,她居然能看到已经隐形了的光环。“夜沦呢?”晨曦看了看四周,再看了看窗外,“在屋顶上么?”原来她连这个都知道,“我不知道,今天早上没有看到他。”寒硝这才想起来,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要去找夜沦这回事。当时他只想知道晨曦是不是离开了,于是便一直手忙脚乱到看到她留下的字条才安下心来。“晨曦你找他有事吗?”他跟在晨曦的身后,一直从客厅转到盥洗室,再从盥洗室又转回客厅。晨曦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他,“我想问问夜沦,他什么时候可以把你带回去。”寒硝因为惊讶微微张开了嘴,随即又因为惊讶说话有些结巴了,“可……可是,我……我还没有做事……做事好赔你玻璃的……”他还没有说完,晨曦已经挥了挥手,“那个啊,不用去想了。如果你再留在这里的话,行业资讯我看我要赔的就不止是一块玻璃了。”她走到窗前,想看看夜沦是不是在屋顶上,不过推开窗户才想起来,不论怎么样都是不可能看到的。而她又不能在这大白天对着天空叫人吧?于是她又看向寒硝:“夜沦呢?”寒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却因为紧张而手足无措起来,“晨曦……我想问你……”“有什么事就赶快问。”她瞪了瞪他。“我……”寒硝揪了揪额前的银发,“我可以留在这里吗?”他用有些期待的目光看着晨曦。“你要承租这房子?”晨曦眨了眨眼。“不是……”寒硝苦笑了一下,“我是说……我是说,我可不可以留在你身边?”这次的回答不仅快而且斩钉截铁,“不行。”“为什么?”寒硝很失望。“你要和夜沦一起回去,你是个天使,不能留在这里。”晨曦转过身去整理手上的文件。“可是……可是晨曦你也是天使啊?”“那怎么一样?!”“怎么不一样?!难道就因为晨曦你爱上了昊日,所以你就可以留下来吗?”话出口之后,寒硝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。没有人告诉过他这样说是不对的,但他就是知道,他这么说,一定会伤害到晨曦。那是他最不愿做的事。转过身的晨曦看了他很久,很久之后她神色平静地慢慢说道:“对,就是这个不同。我爱昊日,所以我可以留下来。你呢?你有什么理由?!”看着寒硝不知所措的的神情,晨曦露出了淡淡的讥笑神情,“你可不要告诉我……你爱上了我,所以你要留下来。”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寒硝怔愣了许久,才想起来轻轻说道:“我……我并没有爱上你。我只是……只是很尊敬你而已……”是啊,他怎么可能爱上她呢?他甚至都不知道爱是什么哩。他对晨曦,应该是只有那种对长官的尊敬吧?嗯,应该就只是这样而已。“尊敬?”晨曦苍白的脸上露出了迷惑的神情,“我有什么可尊敬的?”“我真的很尊敬你……因为你可以那么做……你可以为了救昊日,放弃天使的身份。”寒硝紧张地不停地揉着头发,“虽然夜沦说那么做你就失去了天使的资格……可是我还是很尊敬你……我想,爱一个人和爱所有人都是一样的……”晨曦冷冷地看着他,一直沉默着等到他说完最后一个音节。“说完了?”她问。寒硝点点头。“蠢材。”她丢给他这样的评价,“我……我可不是你所想象的,那么美好的生物。”她顺手拿起书架上的心形像框,指着上面的男生,“我可不是因为还在怀念他才留着这个的!我是因为恨他!我恨他!你明白吗?!”“晨曦……”寒硝怔忡地看着如此激动的她。“因为他我不能再回到天界!可他却离开了我,我有多恨他,你连想都想不到!”晨曦大声叫道,“现在你明白了吧?我已经不是那些只知道爱的天使了,不是了!”“还有!”她指着寒硝说道,“我也讨厌你!因为你和他那么像,看起来好象是无害的样子,却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而已!所以我希望夜沦快点把你带走!你快点从我面前消失!你明白了吗?!”“晨曦……”寒硝被她的说辞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原来……原来她是那么讨厌他的。原来……原来他的存在,会让她想到那个伤害过她的人。寒硝突然觉得胸口有些疼痛的感觉,他不知道那是什么,因为夜沦从来都没有教过他。所以他当然不知道那是爱恋所必然会带来的痛楚。四周陷入沉默许久之后,寒硝转过身,慢慢向窗口移动步子,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晨曦,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是这样的,我现在就走。”晨曦喘着气转过身,不理会他的道别。“再见,晨曦,保重身体。”一直到最后的声音消失了良久,晨曦才回过身来,然而看向窗边,已经是空空如也。已经,没有一个人了。突然间胸口又痛了起来,一阵猛烈的咳嗽,晨曦觉得似乎连眼泪都咳出来了。眼泪啊,那也是到了这里之后才有了的东西。就在一切恢复平静之后,一边响起了夜沦的声音,“我对那小子说你已经失去了天使的资格了……不过就算是那样,你也仍旧是最优秀的天使,晨曦。”他走到她身边,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。感觉好了很多,“你还没有走啊?”她抬头看看他,“不跟的去的话,那家伙很快就会迷路的。”“你还是那么好心肠哩,”夜沦微笑,“虽然唬的了那小子,却唬不了我。你虽然口口声声说怎么恨昊日,可你终究还是没有取回天使光环,对吧?”晨曦瞪了他一眼,“你也一样,还是那么多嘴。”“不要骂我了,现在我可是真的要赶过去了,不然那小子就不止是迷路而已。”他俯下身在昔日的好友额头轻轻吻了吻,“再见啦,晨曦。”说完,他张开的巨大的羽翼,掠起了强风,从窗户向外飞去了。晨曦跑到窗边,看着那个瞬间已经成为黑点的身影。再见吗?哪里还有这一天啊……她合上了窗,转身抱起一边正在打着哈欠的潜雪。

  原标题:狼跑了续:未伤人已打死

,,ag电子游戏官网